蓝盾国际官方网站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无数的心酸和苦累收获了别样的欢乐和幸福

2017-08-22 15:34

 她叫季凤芝,高高的个儿,鹅蛋型的脸,皮肤白皙细嫩,一笑起来,面带羞涩,嘴角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。自来卷的头发熨帖有型显得很洋气,两条油黑的辫子披在身后。这是一位秀外慧中的姑娘,可惜生不逢时,命运多舛。十一岁时她就没了妈妈,姐姐远嫁黑龙江的弗拉尔基。那时她的小妹才七岁,小弟只有三岁。
  
  季凤芝的父亲被定为富农分子,是这屯中的第二只靶子。
  
  由于出身问题,他在生产队只能干最苦最累的活。每天早出晚归,且终身未再娶。
  
  小弟是季凤芝一手拉扯长大,她对小弟像慈母一样,衣服和鞋都是自己亲手缝制的,样式都是新潮的。连背的小书包做好都要绣上花。弟弟和妹妹的穿戴永远都是屯里最干净的,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,自留地收拾的草刺不生。可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是一位人见人夸的好姑娘。在这个号称文化屯里很受年青人的关注。
  无数的心酸和苦累收获了别样的欢乐和幸福
  季凤芝因为远近出名的优秀,屯里的几个像样的青年都暗恋她,只是拘泥于他家的成分。她父亲也怕她因此招惹是非,远遣她去姐姐住的城市寻找幸福,但他牵挂着年老的父亲,割舍不了年幼的弟弟妹妹,又跑了回来。几次失去进城的好机会。为了老爸和弟弟妹妹,她无怨无悔地奉献着自己的青春,渐渐地变成了大龄青年。每次薅地到了埋葬着她妈妈的那块坟地上时,她都会情不自禁的扑在妈妈的坟上恸哭不已,有几次竟昏倒在地。我是她最好的闺蜜,我能理解她是在向亲爱的妈妈默默地述说发自心底的思念;述说自己的生活路上的坎坷和艰辛;述说她有自己的两情相悦的人,却不能如愿的痛苦;这些无法排遣的思绪重重的击倒了这个坚强的姑娘。我们回城以后,听说她草草的结婚啦,不是她那位心仪的人。那年她已27岁,听到了她的婚讯,我托她亲戚代送了礼物,不知何故,礼物和消息都不见了回音。再后来听说孩子不满周岁,她就死于癌症。正应了那句俗话“火生病,郁生癌”,长期的生活压力和情绪忧郁,慢慢地吞噬了她那年轻的生命。
  
  后记无数的心酸和苦累收获了别样的欢乐和幸福
  
  在大批知青返程的浪潮里,我也被认可为“可教子女”抽回了阔别8年的长春。永远的离开那片让我们魂牵梦绕的黑土地。
  
  在下乡30周年纪念日时,我们大队30多名知青集体回来看望乡亲们,大队领导派两辆马车来接我们。特别是两匹驾辕的马膘肥体壮,高大威武。车厢木板上新钉上一层皮面,干净又舒服,硕大的胶皮轱辘车跑在平坦的乡道上,又快又稳,竟没感到一丝颠簸。屯子面貌也大变了样,党的富农政策使农民得到了实惠,家家盖起了砖瓦房,很多农民也搞起了多种经营,农作物种植上也有了很大的改变,大面积土地种了高产创收的玉米,引来松花江水家家种上了水稻,其余的传统农作物,已根据个人所好作为保留品种。
  
  下乡四十周年时,我去李家洼去参加婚礼,又过了十年,这期间变化太大啦,十年前房屋还是土木结构的,十年后大多数家的房子都是水泥结构,墙外都是瓷砖挂面,屋内有的是水洗厕所。院门都是铁皮大门,几乎家家都用摩托代步,有的人家还买了轿车。。。。。。
  
  今年是我们插队落户50周年。因为身栖远方没能回到时刻想念的第二故乡,但是我从没忘记过那片黑土地,更是深深地怀念那里的乡亲们,怀念我们曾经的集体户生活。我们在那里度过了一生最美好的青春时光,虽然留下。那是生命中的最珍贵的记忆,值得回眸。。
  

上一篇:一种幸福一种快乐原来都可以溢满笔尖跃然于纸 |下一篇:相信你们在一起一定会幸福快乐